眾果搜的博客

腳踏大地,仰望星空,致力于財經投資網站導航與在線網絡工具的開發與普及

Search(博客搜索)

熱文排行

最近發表

最新評論及回復

« 雪球達人梁思禺公眾號文章整理(20191003)之一雪球達人梁思禺公眾號文章整理(20191004) »

雪球達人梁思禺公眾號文章整理(20191003)之二

 什么是戰略性投資機會

原創: 梁思禺 周期與成長 7月22日
本文轉自知識星球,以我的親身經歷談我對戰略性機會的理解,過去10多年,我發掘并買過的蘇寧,新合成,中恒集團,三一重工,長安汽車,華友鈷業,養豬,都屬于戰略性投資機會。在買入后漲幅最少的新合成也超過3倍,其他都在5倍以上。
原文如下:
關于戰略性機會,我看有些人動不動就問這是不是戰略性機會,是對這個詞存在誤解嗎?還是我表述不清楚?請不要濫用和侮辱這個詞。我已經說過戰略性機會同時包括時間和空間概念,持有時間一般在1-3年,我持有一只股票最長時間沒有超過3年,但最短也都在至少半年以上,基本都在1年-2年時間,周期股的持倉時間短一些,成長股的持倉時間長,成長股需要給企業更多時間讓業績連續性高增長,形成戴維斯雙擊。從空間角度看,在1-2年時間左右,預估的收益率在3-5倍甚至更高,時間和空間不絕對,是根據我的投資經歷的大概估算值,具體問題具體分析。所以從表述就能看出來,戰略性機會是有些人張嘴就來的嗎?在我的投資策略中,除了戰略性機會其他類型的我也可能會參與,但單支倉位從不超過10%。(有問題看前面倉位配置與戰略性投資機會一文。)
大家時間長了就會意識到,對于資金不多的投資人,只有把握戰略性投資機會才有可能最終實現財務自由,其他都沒有意義。資金不是太少的,能把握住2-3次,就基本財務自由半自由了。
 
論述草地貪夜蛾和非洲豬瘟投資機會的異同
原創: 梁思禺 周期與成長 5月17日
草地貪夜蛾
 
轉載一篇知識星球剛發的文章,未來訂閱號每一周到兩周轉載1篇知識星球的文章,希望大家支持。
談談草地貪夜蛾和非洲豬瘟投資機會的異同,從去年到今年我國農業受到外來物種的嚴重打擊,不管是不是外國敵對勢力干的,但是給我們國家造成的損失是實實在在的,看到這么多農戶利益受到損害,我的心里真的不好受。
談談草地貪夜蛾和非洲豬瘟投資機會的異同:
都屬于外來物種,疫情危害很大,發展速度極快,如果沒有好的應對措施會短時間大規模擴散,對農業造成嚴重打擊。
但是投資機會上卻存在明顯不同,非洲豬瘟主要危害是豬,而投資機會集中在生豬養殖產業鏈,雖然豬大規模減少,但是疫情帶來了超級豬周期,豬價的上漲依然可以使規?;酿B殖企業以價補量,從而受益。但是生豬養殖其他產業鏈環節:飼料,疫苗,下游深加工皆受損。
而草地貪夜蛾,主要危害是玉米,水稻,煙草等,就說最主要的玉米,國家對玉米價格大幅上漲的忍受力度遠小于豬價,豬價國家沒有太好的調控手段,但玉米絕對是有辦法的,加大臨儲拍賣,增加進口都可以。所以草地貪夜蛾理論上的投資機會不在農作物本身,而是在農藥這一塊,這也是最近很多農藥股大漲的原因,但是我得說明一下,這些被炒作的公司,公司的農藥對抑制蟲害能起多大作用是未知,蟲害對農藥的需求拉動多少也是未知,每個公司能有多大受益依然未知,以上因素都無法定量分析,還記得我之前寫過的周期股投資7不碰嗎?無法定量的周期股不能碰。所以目前階段農藥股投資邏輯雖然存在,但我依然要勸各位,這樣的股票還是別碰,連業績都沒法量化分析,目前本身就是炒作,而且老發國難財也不好。
 
 
深入探討本輪豬周期的核心矛盾和其他行業景氣周期的不同點
 
原創: 梁思禺 周期與成長 8月12日
轉一篇知識星球上周寫的文章的前半部分,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我先說一下結論:本輪豬周期和其他行業景氣周期有兩點完全不同的地方:
1:對量的關注遠大于價
2:對確定性的關注遠大于彈性
昨天晚上我還在思考養豬板塊的問題,以我這么多年做周期股的經驗,養豬板塊在第二階段的豬價和股價背離,在我的投資經歷中幾乎沒有出現過。尤其是市場預期這波豬周期一定是超級周期,而且豬價最近還出現了超預期的上漲。這種背離是什么原因引起的最終我想明白了,前期漲幅大,市場環境不好都不是主要矛盾,而原因就是本輪周期的核心矛盾由價向量的轉變。因為這輪豬周期本身就是由疫情引起的特殊豬周期,屬于非典型周期,豬價和出欄量存在著嚴重背離,因為量的大幅減少才造成了豬價的大幅上漲,才形成了這輪超級景氣周期。我做過這么多輪景氣周期也研究過這么多輪周期,通常情況在景氣上行階段量基本假設都是恒定甚至是增加的。在景氣周期持續向上的過程中,沒有一個行業市場對量有這么大的關注,市場關注的焦點都在價上,即使到后期關注量也是擔心量的大幅增加會引起景氣周期的逆轉,我幾乎沒有經歷過一輪景氣周期,在周期向上的過程中,產品價格越漲越高,但量卻越來越少的,這本身就違背經濟規律。因此這輪豬周期的核心矛盾和其他周期行業的核心矛盾都不同,這輪豬周期的核心矛盾是量的矛盾,而其他周期行業的矛盾都是價的矛盾,我說的夠明白了吧?換句話說本輪豬周期第二階段的核心矛盾不再是豬價和股價的矛盾,而變成了量的矛盾,因此這也就可以證明為什么豬價和股價在第二階段沒有出現共振。市場對出欄量的擔憂也是一個逐步發展的過程,在之前第一階段市場并沒有把量當作主要矛盾,之前的矛盾依然是價和彈性。而量的矛盾是后來越來越明顯的,尤其是上市公司出欄量環比越來越少的情況下。
另一個和其他周期不同的地方是本輪豬周期市場對確定性的關注遠大于彈性,為什么市場現在越來越傾向于大豬,因為市場認為大豬在產能方面以及抗風險方面比小豬要更有保證的多,資金更雄厚,更安全,如果大豬都不行了小豬就更完蛋。其實在這個階段我反應也是比較慢的,沒有意識到市場確實已經由之前看重彈性轉移到看重確定性上來,這是在其他周期股上未曾出現過的,也是這個原因造成了我的思維慣性,這也是這輪豬周期的特殊性所在。比起彈性更關注確定性。這也就解釋了為什么這個階段彈性大的小豬比彈性弱的大豬表現更差,因為小豬比大豬更不確定。

發表評論: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

Powered By Z-Blog 1.8 Spirit Build 80722 Code detection by Codefense

Copyright www.912412.live. Some Rights Reserved.微信號:MiZhiHeiGeTaXiaoMi

快乐十分模拟开奖器 体彩22选5中奖规则 福建36选7第20013期开奖结果 股票保千里论坛吧 河北排列7玩法 上海11选5一定牛走势 000977股票 北京快三中奖规则 山东期货配资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白小姐四肖必选期期